《大恐怖》主角关东军马群精彩试读大结局_鱼人小说网

大恐怖

大恐怖 已完结

大恐怖

时间:2019-12-08 10:06:19 分类:灵异 来源:落初 作者:烛阳 主角:关东军马群

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大恐怖》的小说,是作者烛阳创作的灵异小说,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,比较不错,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。本书主要讲的是:午夜草原杀人阴兵,成为有史以来最让人惊悚的灵异事件。可到底怎么发生的,始终无人得知。唯一的幸存者带回血玉虎符,一分为二,传说它能调遣阴间的军队。一半被他带进了坟墓,一半机缘巧合又或是刻意安排,落到了我手里。  我有半枚虎符,它在我手里牵出一条路,这头是起点,终点是死亡,中间铺着无尽的恐怖……  大恐怖读者群:87680227,欢迎入群!另,本故事纯属虚构,不可能有雷同!新书《死亡边缘》发布,右边有传送门。

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他明显是默认了。

“废话,你当我脑袋用马桶做的?”我骂道:“要真是阴兵,李老爷子能活下来?还能带回来虎符?他娘的那帮盗墓贼谁敢打阴兵的主意?”

我一开始就觉得不寻常,恐怖的野鬼燎原事件可是一晚上死了三千日本鬼子,肯定没人敢打注意,可如果野鬼燎原事件发生时有人就不一样了,也就是说,被李老爷子撞见的大活人很可能就是野鬼燎原的始作俑者,这枚虎符也很可能调遣出阴间的军队来参加战争!

野鬼燎原的背后到底有怎样的秘密我不知道,我这才刚刚揭开一点,就差点吓趴下,唯一的感受是,那地方,千万碰不得!

虽然我经历不少,可虎符能调动阴兵,在我看来也是天方夜谭,诡异到极点的事情,尤其是那个引兵人,在我眼里就跟神仙一样,要知道,这世界可没有什么神仙。

他为什么把血玉虎符放在人头堆里,给李孝德捡到,又为什么没有杀了他,李孝德和我爷爷为什么把血玉虎符拆成两半,都是难以解决的谜团,更何况,这些事都过去六十九年了,当事人全埋进了土里,中间隔了不止一代。

“关于这件事你还知道多少?”我又问道,想尽可能的掌握情报,说实话我真不想趟浑水,可连李瑶都跑出来了,命在旦夕,我怎么着也得趟。

“再多的就不知道了。”小白脸道:“我连这东西是什么也才知道。”

他的话刚说完,我的手机就响起了最炫民族风,这是来电铃声,本来觉得这歌挺好听,可现在怎么这么烦人呢?

“喂!”是一个陌生号码,应该在我的店门口看到的号码,我接了电话,粗声粗气得道。

“禽兽是吧?”对方是一个老成男人的声音。

“你才是禽兽!”我想也没想就回了一句,紧接着突然想起我本来就叫秦寿,道:“对,我是秦寿,最近不做生意了,您要买棺材找其他地方吧。”说出这话我就觉得自己骂自己,心里又诅咒了一番秦老爷子,给我起什么名字不好非要起个秦寿,还美其名曰寿字命硬,不容易死,我活这么大全靠的这名字。

我刚想挂了电话,对方却道:“您收到留言了吗?”

我立刻安静下来,生怕他挂了电话,小心翼翼的道:“您是……哪位?”

“说了你也不认识我。”对方很轻松的样子,声音也比较嘈杂,在热闹的地方,而且好像还在吃东西,含含糊糊地道:“这样吧,咱们见个面,我就在你店旁边最近那个烧烤摊,最外面那座。”

“马上就到。”我恭恭敬敬地答道,挂了电话,和李庄通了气,带着他立刻开自己的破捷达赶往自己的店里。

远远就能看见露天烧烤摊最外面一个桌子上坐着一个人,桌子上摆了一大堆烧烤,还有两瓶酒,那人正在吃呢,我走过去,坐下就道:“是你吗?”

“来吃。”这人挺胖,但并不是那种虚胖,膀大腰圆,踢个光头,吃得浑身都是汗,一抬头就给我吓了一跳,差点从椅子上站起来。

他的左半边脸完全毁了,皱皱巴巴,如被泼了浓硫酸,尤其在不敞亮的灯光下格外吓人,这种脸立刻就让我想起了古墓里的某种机关,经常存在于棺材里的尸体上,一开棺尸体嘴部会喷射出腐蚀Xing极强的液体,喷在人脸上最轻的也是毁容,这种脸俗称疤脸,他估摸着是个盗墓贼。又或者,他就是个倒霉货,被人往脸上泼过硫酸。

李庄也被吓了一跳,就站在我后面,我伸手抓起个羊肉串塞递给李庄,自己没吃,客客气气的问道:“老哥,您直说吧,叫我来有什么目的。”

疤脸这才抬头看了看身后的李庄,俩人这么一对视起来,实在是两个极端,让我有种莫名其妙的喜感。

“这位小白脸……呃,这位小哥是你带来的吗?”疤脸估计是嫉妒李庄,没注意说出口了,又立马改口。

我点了点头。

“那一起来吃。”疤脸倒是挺自来熟,一边吃一边道:“不用客气不用客气。”

“我……刚吃完。”谁看见这张脸都吃不下东西,尤其是和疤脸面对面,我没敢直接说。

“哦……这样啊,那先帮我付一下钱呗?哥们儿刚到这,忘了带了。”疤脸嬉皮笑脸的说道,可配上那脸伤疤却格外惊悚。

这他娘的是来坑我的啊,可我不敢把他打发走,尤其是在这个节骨眼上,我没带钱,看向李庄表示求助。

李庄扇了扇脸旁边的空气,表情跟吃了个死蛤蟆一样,转身就去付钱了,在他离开的功夫,疤脸才道:“我带回来了李瑶的消息。”他说着,又鬼鬼祟祟地看了看身后,道:“刚才那个人就是李庄吧?李瑶似乎不想让李庄知道她的处境。”

看来他是故意把李庄支走的。

“恐怕不能如愿了。”我道:“她在哪?”

“绝境。”老疤脸一边吃一边道:“具体的我不太清楚。”

“不清楚?”我盯着他,试图在他眼睛里找到掩饰的痕迹,一边道:“你之前应该和她在一起吧,你逃出来了她怎么没逃出来?”他连正眼都不看我,只顾着闷头吃,我实在看不出他有什么异常。

“不是。”老疤脸又道:“和她一起下去的是我一朋友,刚回来托付我告诉你,似乎是不想再趟这趟浑水,但却被一群人抓走了,生死不知。”

再见到小白脸回来,老疤脸也没有避讳,又道:“那些人的目的我不知道是啥,只知道我那哥们儿似乎把知道的东西都吐出来了,昨天晚上我还看见他们进了山。”那正是盗李孝德尸体的时候。

如果老疤脸说得没错,那么李孝德的事应该是他那朋友捅咕给别人的,所以才被盗,这世界上,应该也只有我,我爹,李庄和李瑶知道,我反正是除了李瑶之外没把事情告诉任何人。只不过老疤脸的话并不严谨,我道:“那你应该直接通知我才是,为什么把录音放在那群人手上?”

“啥?”老疤脸一口把噎进嘴里的东西吐了一桌子,惊呼道:“啥录音?我只是来通知你的啊!”

我皱了皱眉头。

“我写了张纸从你店里的门口塞进去的,你没看见?”老疤脸又道。

我忽然想起了今天白天回到店里的时候地上的白纸,暗道晦气,两次我都错过了最重要的线索,这是老天在玩我吗?

“那录音是怎么回事?”李庄回来就问道。

“我倒是听过录音,是我那哥们儿给我放的,让我接受他的任务,他自己想洗手不干,但还是没跑得了……这样的话,他现在凶多吉少啊。”老疤脸虽然这么说,却没有一点担忧的意思,仿佛看开了生死一样。看来他们俩之间的关系并不多好。

“无利不起早啊。”我冷笑着道。

“嘿嘿。”老疤脸这一笑还不如哭呢,小声道:“我听说那有不少见不得光的好东西,每一个都能卖出天价……”说到这他意味深长得对我笑了笑。

“这你也信?”我道:“就算有谁也不敢拿,要么你那哥们儿能托付给你?”

李庄一听这种事儿更厌恶了,看我的眼神都成了看癞蛤蟆,嘴角一抽一抽的。

“这你放心,他提醒过我了,那有要人命的危险。”他说着,又笑了笑:“看您也是前辈,干咱们这行的都是刀口舔血,您看我这脸就知道中过招,但我命硬。”

“老哥,您可别把我当前辈。”看他怎么也得将近四十岁了,这一叫赶上我多老一样,说着,我又指了指李庄道:“这还有个条子呢。”

老疤脸“腾”地一下站起来,看正常的半边脸都变红了,一瘸一拐的,还一个劲儿拍脑袋,含含糊糊地道:“我刚才说啥了?老子是不是又喝迷糊了……”

“别他妈装了。”我骂道:“真要抓你早把你抓起来了。”正骂着,我还一阵紧张,李庄已经开始摸裤腰了,条子这种动作意味着什么?那肯定是摸枪抓人啊!

老疤脸又往椅子上一坐,似乎看得出来这条子不能拿他怎么样,索Xing把他无视了,让人觉得他刚才那拙劣的表演就是在耍宝,又对我道:“我那哥们儿已经出来七天了,李瑶死不死我不管,不过咱们得抓紧准备。”

嘿,这脸皮厚的,我还没说带上他呢。

“哪里?”我问道。

“内蒙古。”老疤脸道:“我再卖给你个消息,就顶这顿饭钱了。”

“什么消息?”我也猜出是内蒙古了,就在野鬼燎原发生地,李瑶可不爱盗墓,她绝对比我知道的多,想要搞出野鬼燎原事件背后的真相。

“抓我那哥们儿的,是一群日本人。”老疤脸左右看了看,见没人注意才道:“我跟过,发现他们交谈的时候用的是日语。不过具体说什么我不清楚,我就会中国话。”

相关内容推荐:

李宇轩

编辑李宇轩点评:

《大恐怖》文笔严谨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
  3. 言情
  4. 灵异

最新灵异小说推荐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灵异 > 大恐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