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荣妆为嫡最新章节精彩阅读精彩试读 明珠谢云霜在线阅读精彩章节全文试读_鱼人小说网

重生之荣妆为嫡

重生之荣妆为嫡 已完结

重生之荣妆为嫡

时间:2021-01-22 01:13:38 分类:玄幻 来源:奇热小说 作者:江流儿 主角:明珠谢云霜

江流儿新书《重生之荣妆为嫡》由江流儿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,主角明珠谢云霜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恩爱七年,算计七年,以为是解脱的七年,终是一场噩梦。 辅佐夫君走上高位,却被他欲娶嫡妹杀她夺主母之位的阴谋逼迫远走他乡。 千里追杀,怀孕七月的她被马蹄践踏,怀抱悔恨死在雨中。 一闭一睁眼,复又回到十三岁那年。 她是玩物丧志流连妆奁之间的谢云霜。 她亦是谢家之大敌。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谢云霜说的确实没错,这事只要她做了,就立马会被老夫人知道。

而老夫人也决计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堵住所有人的嘴,不让一丝半毫的声音飞出谢府。

嫡长女的名头……果然可怕。

“八姐。你就给大姐认个错吧。”一直做壁上观的谢兰扇终于出声,声音软软柔柔的,像是二月柳枝上抽出的柳芽,“大姐心善,必定不会真的伤你的。”

谢兰扇从头到尾没说过一句谢云霜的坏话,如今站出来挂个和事佬的身份劝谢兰宁,给双方搭个台阶下,倒也算是合适。

闻声,谢云霜好整以暇地对不敢动弹的谢兰宁微微侧首,等着她做出表示。

半晌没有得到任何回应,谢云霜抿唇,轻轻一笑,“八妹看来,是不想要这眼珠子了?”

“……对不住。”眼见谢云霜要将手上的扇柄往眼前送,谢云霜急忙侧避,不情不愿的黑着脸跟谢云霜认错。

“嗯?”谢云霜拧眉,“八妹,你这声细如蚊的……是在跟何人认错?”

谢兰宁咬牙,她今日被谢明珠抢了逸初哥哥,正心闷着,就从门房哪儿得知谢云霜回来的消息,想来羞辱她泄泄怒气。怎想谢云霜发了个烧就突然换了性子,竟敢回嘴,还敢用刺瞎眼睛这话来威胁她!

偏生她庶出身份不及谢云霜这匹瘦死的骆驼,还必须给她道歉!

谢兰宁尤为憋屈,却又害怕谢云霜真的做了她所说的事,用扇柄毁了她的眼。

她本就是庶女出身,日后谋个好出路大半也还得靠着这张脸能不能得权贵喜爱……若是真的瞎了一只眼,又是庶女,她怕是只能削发为尼,孤独终老。

谢兰宁虽行事莽撞,但也不是全然无脑。嫡庶的规矩和名头摆在眼前,她不甘愿也要横了心去给谢云霜道歉。

当下狠狠咽了一口唾沫,谢兰宁大声道:“今日辱骂大姐,欲对大姐动手,实属兰宁不对,望大姐大人大量……饶恕兰宁年纪小不懂事。”

说到后边,谢兰宁几欲碎裂一口贝白银牙。

满意的听完谢兰宁的认错,谢云霜握着扇柄的手一翻,侧拿着尖利的一头在谢兰宁满是冷汗的脸颊上划了一划。望着她眼底无数翻起的无数惊惶,谢云霜缓缓一笑,将手中的断裂的一截扇柄扔进灰衣婆子的怀中,淡淡道:“要么去万阆阁重买一柄,要么修回原样。”顿了顿,谢云霜扬眼,“若是阎嬷嬷没银子,大可问莫姨娘就是。相信莫姨娘听闻八妹妹今日做的好事,一定会很乐意出银子修回原样的。”

看了看不知作何回答反应的阎嬷嬷,谢兰宁怒气冲冲地瞪了一眼谢云霜,还想说什么,话到嘴边却压了回去,脚不甘心地在原地一跺,转身就往水廊另一头离去。

眼见谢兰宁离开,谢兰扇对谢云霜福了福身,才想跟上谢兰宁的步伐,就听谢云霜道:“兰扇妹妹,善木工,也许并不是好事。”

微微一怔,谢兰扇回头看着谢云霜,“兰扇身为女儿家,怎么会做男人家做的事呢?”

谢云霜打量着她,看着她精致飞天髻下俏丽的眉目,一袭嫩黄襦裙外米白色的凌霄披帛,视线落到她指尖上的几道划痕上,似笑非笑的垂了眼帘,带着初言越过她的身边。

“既然知道此事由男子所擅长,那兰扇妹妹可一定不要学……免得被木渣子刺伤了手,还得让母亲请何郎中来瞧。”

留下一句充满莫名意味的的话,谢云霜径直向桃花园步去。

从方才她跟谢兰宁之间的争闹中,她已经能够判断出切断车辕这类的事,必定不是谢兰宁这种横冲直撞的性子能够做得出来的事,至少想到这个主意的,不会是谢兰宁。

除了谢兰宁,那就只有谢兰扇了。

之前在谢兰宁对她讥笑嘲讽时谢兰扇就一直在一边看着,不说任何一句针对她的话,只像是看戏一般静静的待在旁边看着她与谢兰宁斗嘴。直到她用扇柄威胁谢兰宁的时候,她才站出来,左劝谢兰宁道歉给谢兰宁台阶下,右给她扣上和善的名头让她不继续计较,看似是怕出事在调和,实际不过是在算计。

但是算计的不是她,而是谢兰宁。

她想用这种作为,博得谢兰宁的信服。

可她有点疑惑,假如说是用车辕断折让她出丑挨老夫人训斥,以此讨谢兰宁的欢心与信服,其实倒还不如帮着谢兰宁嘲讽于她较为事半功倍。

不过方才她与谢兰宁的斗嘴的时候,谢兰扇却并未有过帮腔……

车辕折断一事,难道谢兰宁并不知晓?若是这样,谢兰扇做这件事又是为哪般?仅仅是为了看她出丑受责怪?

不,谢兰扇如斯聪明,她让她出丑难堪,多得是高明又省力的法子,不至于用这种办法……

回身往来时的方向望了一眼,谢云霜蹙眉,她必须要好好想想,她究竟在记忆当中遗漏了什么事。

将一支包银镂金桂的玉钗侧挑着穿入谢云霜的发间,初言透过铜镜端量了一番谢云霜,这次才满意地把手中的黄桃木梳放回匣中。

谢云霜手中制作到一半的胭脂与此同时一齐放下,捏着压胭脂的犀角刮片压了压额发,前倾了身子挨近雕花盘藤的铜镜,仔细的打量正值豆蔻年华的自己。

如墨的羽玉眉下是暗藏波涛的瑞凤眼,衬着笔挺且小巧玲珑的鼻和浅含着和煦春风的红唇贝齿,显得格外的清丽温婉。

还未长开十三岁的颜容虽不及她死时二十有二的艳丽,却也能看得出一番如花似玉。

“也是小姐不打扮,要是好好穿上箱里那件柔水芸,再梳个双刀髻,戴两支金步摇……不定京城第一美人是谁呢。”初言在胭脂盒里抽了一朵玉兰簪入谢云霜的单螺髻中,哼哼着抚平她双肩的衣褶,“要知道当年云夫人颜色倾天下,长袖一挥便将第一美人的名头收归名下,让多少庸脂俗粉见了真章,怎的小姐就不学学夫人,让二小……那些人见见什么才是真绝色?”

云夫人说的便是她那已故的母亲云姻。当年云姻初到京城,凭一袖香斗万香名动京城,又因面目倾城令人过目难忘被人冠以第一美人的赞誉,惹来多方求娶。但最后云姻谁的求婚也没同意,下嫁了当年的谢候世子——她爹谢青时。

二人恩爱无极,只可惜好景不长,云姻嫁入侯府五年,在她两岁时猝然长逝。她彼时初才记事,印象里除了母亲饱含不舍的泪眼和留恋垂下的手,便再无了关于母亲的模样。

而在下来的日子,“母亲”二字给她的记忆,就全在母亲离世四月却有孕三月进门的南曲柔身上。

敛眉低眼,谢云霜收回四散的思绪,重新执起胭脂,用手中的刮片轻轻按压其上。

碾压两下,谢云霜兀地将胭脂收回盒中,对初言喊道:“初言,备车。”

纱衣端着糕点从外边进来,闻言步子一顿,对谢云霜问道:“快用午膳了,小姐还去哪儿?”

谢云霜从园凳上坐起来,拨开与襦裙搅弄在一块的披帛,伸手在桌上的点心碟子里拿了一块,咬了一小口,细细嚼了嚼,便又扔了回去:“这是谁做的?”

“小厨房的李婶。”纱衣眉眼微拧,十分不解,“怎么了?”

初言也凑过来,奇怪地看着谢云霜。

谢云霜拿了一块,递到初言的眼前,“你自己尝尝。”

相关内容推荐:

一条乐

编辑一条乐点评:

《重生之荣妆为嫡》是非常不错的一本小说,作者描写细腻,人物形象生动,有些地方又略显幽默,想象力丰富。虽然有些人评论说套路老套,但是天下小说那么多,大纲相同是不可避免的,在旧套路的基础上创新就是值得推荐的……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
  3. 言情
  4. 灵异

最新玄幻小说推荐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玄幻 > 重生之荣妆为嫡